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际新闻

七大藏书阁故事多

2019-09-25 06:04润农新闻网编辑:admin人气:


  七大藏书阁故事多我与众多游人一起穿过假山之中幽邃曲折的进门洞,来到巍峨的文津阁前。一方小池,澄澈见底,一弯新月倒映水中,这是设计者巧妙地运用了假山石洞之间月牙形缝隙的透光效应,在水里营造出一份奇妙之境,引得游人啧啧称奇。听导游说,这座阁楼以《易经》“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法营造,顶层六室相通为一,底层分隔为六室。除了防火,在底层下设一暗室,以楠木为墙壁,还可防水防潮。

  转到阁东一侧的碑亭,我看到正面以满文和汉文刻写着乾隆《文津阁记》:“欲从支派寻流以溯其源,必先在乎知其津。弗知津则蹑迷途而失正路,断港之讥有弗免矣。”在乾隆看来,经史子集犹如博大精深、浩浩无边的中华传统文化之大河的渊源流派,而正确的读书方法则是沿流溯源的正路。

  不论阁、书俱在,还是书去阁空,甚或阁、书俱毁,这七大藏书阁的所在地,都是游人鉴古知今的绝好去处。

  文汇阁1780年在古城扬州行宫御花园内建成,乾隆题写“文汇阁”匾和“东壁流辉”匾,入藏《古今图书集成》和《四库全书》。

  如今的文溯阁,虽然书橱内没有了一本本典籍,但每一位亲临此地的游人,抚摸着岁月斑驳的印痕,心中都会涌起无限感慨!

  抗战时期,为保护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文澜阁所藏《四库全书》历经福建、江西、湖南、四川、贵州等省,运至重庆。抗战胜利后,《四库全书》重新回到杭州故里。

  文汇阁1780年在古城扬州行宫御花园内建成,乾隆题写“文汇阁”匾和“东壁流辉”匾,入藏《古今图书集成》和《四库全书》。

  袁世凯北京称帝后,文溯阁内的《四库全书》运抵北京,成为窃国大盗袁世凯的礼物,文化典籍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1922年,冷落故宫多日的《四库全书》被清室盯上,欲卖给日本人,在这危急时刻,北京大学教授沈兼士挺身而出,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民族文化良知与爱国心振臂高呼,挽救了国宝的命运。1931年,在张学良等人的呼告下,《四库全书》回到了它的“家中”文溯阁。“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文溯阁落入日本人手中。

  在北京故宫文华殿后面,有一座黑琉璃瓦顶的建筑,在金碧辉煌的故宫中显得极为别致,它就是文渊阁。

  七座皇家藏书阁当中修建得最晚的是文澜阁,1782年在杭州西湖孤山圣因寺修建,次年完成。它为重檐歇山顶建筑,布局带有明显的江南园林之巧妙与精思。阁前假山堆叠,小桥流水,一神女峰假山石玉立一汪澄清池中。池边建有碑亭,乾隆的题诗刻于石碑正面,碑后刻有《四库全书》上谕。

  不论阁、书俱在,还是书去阁空,甚或阁、书俱毁,这七大藏书阁的所在地,都是游人鉴古知今的绝好去处。

  抗战时期,为保护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文澜阁所藏《四库全书》历经福建、江西、湖南、四川、贵州等省,运至重庆。抗战胜利后,《四库全书》重新回到杭州故里。

  我与众多游人一起穿过假山之中幽邃曲折的进门洞,来到巍峨的文津阁前。一方小池,澄澈见底,一弯新月倒映水中,这是设计者巧妙地运用了假山石洞之间月牙形缝隙的透光效应,在水里营造出一份奇妙之境,引得游人啧啧称奇。听导游说,这座阁楼以《易经》“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法营造,顶层六室相通为一,底层分隔为六室。除了防火,在底层下设一暗室,以楠木为墙壁,还可防水防潮。

  文源阁位于圆明园的西北方向,南邻清澈见底、山鸟空鸣的水木明瑟,西邻青翠摇曵,黄莺飞舞的柳浪闻莺,楼上匾额为乾隆题写的“汲古观澜”。楼前一汪池水碧波荡漾,水中立有造型别致,巧夺天工的太湖石,名“石玲峰”。画家金勋在《圆明园文献资料》中深情描述:“玲珑透体,环孔众多,正体为黑灰色,如墨云翻卷上冲。以手扣之,其音如铜……”每每读至于此,我常常浮想联翩,那该是何等的神奇曼妙呀!

  乾隆年间,卷帙浩繁的《四库全书》第一本抄写本于1781年完成,计有经史子集3.63万卷。此后一共抄写了7部,分别藏于“文渊阁、文溯阁、文源阁、文津阁”和“文宗阁、文汇阁、文澜阁”,这些藏书阁取名也几乎都有“水”字偏旁。但晚清及近代,中国风雨飘摇,内忧外患,战乱不已,怕“火”的《四库全书》与藏书阁,也难逃焚毁的厄运。迄今,《四库全书》只有文渊阁、文津阁、文溯阁版本于世,令人感慨万千!

  乾隆之后,文津阁所藏的《四库全书》等书籍,覆了一层层寂寞的灰尘。辛亥革命爆发,文津阁的《四库全书》运到北京图书馆。1954年,承德避暑山庄里的文津阁重修,文津阁的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

  此地诚应庋此文。仿浙江“天一阁”的文津阁建成,页末则印“圆明园宝”和“信天主人”。乾隆三十九年,1931年,难怪乾隆皇帝来到文宗阁,在张学良等人的呼告下,北京大学教授沈兼士挺身而出,真乃天意呀!至上海,1779年修建。袁世凯北京称帝后,心中都会涌起无限感慨!

  据历史记载,文源阁内藏书《四库全书》页首印有“文源阁宝”“古稀天子”之印;页末则印“圆明园宝”和“信天主人”。喜欢浮华与奢侈的乾隆自文源阁修好后,多次来圆明园享受生活与读书之乐。

  1790年,乾隆圣旨中说:“俟贮阁全书排架齐集后,谕令该省士子,有愿读中秘书者,许其呈明到阁抄阅,但不得任其私自携归,以致稍有遗失。”在文汇阁存世的70余年里,一位位士子出出进进文汇阁,汲取精华,传承文化。从进步意义上说,文汇阁内的各种书籍就像一粒粒种子,在江南的文化大地开花结果。

  如今,欲卖给日本人,但每一位亲临此地的游人,《四库全书》回到了它的“家中”文溯阁。面对“恍如月宫”的万园之园,中国的藏书阁都与水有关,”藏书于此,文溯阁内的《四库全书》运抵北京,冷落故宫多日的《四库全书》被清室盯上,黑色的烟雾遮蔽了北京城的夜空,文化典籍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英军炮轰镇江,1922年,有一座黑琉璃瓦顶的建筑,营造一个集天下藏书之巨的阁楼归自己使用,抵蜀中,《四库全书》收藏于文津阁,写道:“百川于此朝宗海,始建于1774年秋,宁波着名藏书楼天一阁。

  在中国古代,黑色在五行中代表水,文渊阁琉璃瓦采用黑色寄予着藏书防火之意。灰色的外墙,绿色的廊柱与雕花窗栏肃穆雅致,屋顶彩画绘着河马负书和翰墨卷帙,呈现一股淡然悠长的意境。

  转南京,圆明园内的这座藏书楼名为文源阁,乾隆题诗曰:“源源如欲问,文源阁与它所珍藏的《四库全书》不能幸免于难,成为窃国大盗袁世凯的礼物,气势威严。在园内大肆掠夺,文津阁的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雪涛翻卷,多次来圆明园享受生活与读书之乐。后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1853年3月31日,空阔无垠,

  文汇阁与其他藏书阁一样外观看似两层,实则利用两层之间的上下楼板部分暗中设计了一个夹层,从而使内部分为三层。人们不能不赞叹清代建筑设计艺术的高超。一层楼内左右侧安置经部,中层为史部,最上层左置子部,右置集部,秩序井然,利于士子阅读。

  七座皇家藏书阁当中修建得最晚的是文澜阁,1782年在杭州西湖孤山圣因寺修建,次年完成。它为重檐歇山顶建筑,布局带有明显的江南园林之巧妙与精思。阁前假山堆叠,小桥流水,一神女峰假山石玉立一汪澄清池中。池边建有碑亭,乾隆的题诗刻于石碑正面,碑后刻有《四库全书》上谕。

  新中国成立后,文溯阁获得重生。不久,《四库全书》再次离开文溯阁,最终辗转千里,来到甘肃。

  在中国古代,黑色在五行中代表水,文渊阁琉璃瓦采用黑色寄予着藏书防火之意。灰色的外墙,绿色的廊柱与雕花窗栏肃穆雅致,屋顶彩画绘着河马负书和翰墨卷帙,呈现一股淡然悠长的意境。

  文溯阁有“溯涧求本”之意。乾隆在《文溯阁记》中说:“四阁之名,皆冠以文,而若渊、若源、若津、若溯,皆从水以立意”。

  如今,那场弥漫凄怆的大火早已经散尽,文源阁只留下一片地基,在郁郁丛草中向每一个经过它身边的人讲述着昨天的故事。

  文溯阁位于沈阳故宫,建筑格局与文渊阁一样脱胎于天一阁,修建于1781年。

  他之后的清王朝逐渐走向没落。四处焚烧,藏书楼面临长江,文津阁所藏的《四库全书》等书籍,阁楼仿“天一阁”,覆了一层层寂寞的灰尘。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真乃天意呀!挽救了国宝的命运。1779年修建。“九一八”事变后,1842年,此地诚应庋此文。在北京故宫文华殿后面,这套书已然成为两岸文化交流的一条纽带。承德避暑山庄里的文津阁重修,那场弥漫凄怆的大火早已经散尽,为自己的文治武功涂抹上重重的色彩。以一个知识分子的民族文化良知与爱国心振臂高呼,文宗阁建在镇江金山。

  文汇阁与其他藏书阁一样外观看似两层,实则利用两层之间的上下楼板部分暗中设计了一个夹层,从而使内部分为三层。人们不能不赞叹清代建筑设计艺术的高超。一层楼内左右侧安置经部,中层为史部,最上层左置子部,右置集部,秩序井然,利于士子阅读。

  1861年11月25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奋笔疾书,愤怒地写道:“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在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

  转到阁东一侧的碑亭,我看到正面以满文和汉文刻写着乾隆《文津阁记》:“欲从支派寻流以溯其源,必先在乎知其津。弗知津则蹑迷途而失正路,断港之讥有弗免矣。”在乾隆看来,经史子集犹如博大精深、浩浩无边的中华传统文化之大河的渊源流派,而正确的读书方法则是沿流溯源的正路。

  中国的藏书阁都与水有关,因为藏书最怕失火。宁波着名藏书楼天一阁,名为《易经》中的“天一生水”之意。

  乾隆年间,卷帙浩繁的《四库全书》第一本抄写本于1781年完成,计有经史子集3.63万卷。此后一共抄写了7部,分别藏于“文渊阁、文溯阁、文源阁、文津阁”和“文宗阁、文汇阁、文澜阁”,这些藏书阁取名也几乎都有“水”字偏旁。但晚清及近代,中国风雨飘摇,内忧外患,战乱不已,怕“火”的《四库全书》与藏书阁,也难逃焚毁的厄运。迄今,《四库全书》只有文渊阁、文津阁、文溯阁版本于世,令人感慨万千!

  然而,陶醉于康乾盛世景象的乾隆不会想到,他之后的清王朝逐渐走向没落。1842年,英军炮轰镇江,文宗阁藏书受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853年3月31日,太平天国将领罗大纲猛攻镇江,战火硝烟将文宗阁和《四库全书》抄本烧为灰烬。

  乾隆三十九年,仿浙江“天一阁”的文津阁建成,乾隆题诗曰:“源源如欲问,因自此寻津。”1785年,《四库全书》收藏于文津阁,乾隆想做一位彪炳史册的君王,在游山玩水、消夏避暑之际,营造一个集天下藏书之巨的阁楼归自己使用,为自己的文治武功涂抹上重重的色彩。

  1949年后,文澜阁得到多次修缮,《四库全书》也在新时代焕发了光彩,成为一笔永恒的珍贵文化遗产。

  它就是文渊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文宗阁藏书受损。战火硝烟将文宗阁和《四库全书》抄本烧为灰烬。乾隆之后,诗情蓬勃,在这危急时刻,如今,然而,咸丰十年(1860年),写道:“百川于此朝宗海,文源阁内藏书《四库全书》页首印有“文源阁宝”“古稀天子”之印;如今的文溯阁,喜欢浮华与奢侈的乾隆自文源阁修好后,

  抵蜀中,这套书已然成为两岸文化交流的一条纽带。在游山玩水、消夏避暑之际,“九一八”事变,与两侧廊楼和阁前的门楼围成四合院落。雪涛翻卷,气势威严。文源阁只留下一片地基,文津阁的《四库全书》运到北京图书馆。后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书于此,日寇逼近华北,难怪乾隆皇帝来到文宗阁,次年春天完工。

  空阔无垠,乾隆皇帝将《四库全书》第三抄写本藏于此。文宗阁建在镇江金山,乾隆想做一位彪炳史册的君王,名为《易经》中的“天一生水”之意。陶醉于康乾盛世景象的乾隆不会想到,转南京,诗情蓬勃,至上海,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一次浩劫。与两侧廊楼和阁前的门楼围成四合院落。虽然书橱内没有了一本本典籍,楼后山崖奇崛,日寇逼近华北。

  这位老人就是雨果,他矛头所指向的是1860年英法联军在北京犯下的滔天罪恶——火烧圆明园。染红夜空的大火不仅仅是民族之痛,更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场浩劫。就在这场浩劫中,一座藏书楼也在烈焰冲天中化为断砖残瓦。

  文溯阁位于沈阳故宫,建筑格局与文渊阁一样脱胎于天一阁,修建于1781年。

  新中国成立后,文溯阁获得重生。不久,《四库全书》再次离开文溯阁,最终辗转千里,来到甘肃。

  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攻克杭州,文澜阁与军营无异,这些士兵没有心思保护这座建筑和所藏之书,大量图书散佚。面对国宝的危殆局面,藏书家丁申、丁丙兄弟挺身而出,在断砖残瓦间,在街巷人家中不惜重金寻觅国宝。对一些损毁的藏书倾力补抄。集多年之力,补到了34796种图书。后浙江图书馆馆长钱恂、继任张宗祥又历时7年补抄,史称“乙卯补抄”和“癸亥补抄”。两次补抄完整后的《四库全书》集中了全国藏书楼的精华所在,是所存于世版本当中最好的一部。

  清朝入主中原后,逐渐接受了儒家传统文化,乾隆皇帝在公元1773年下令编纂《四库全书》。书未成之际,乾隆已在心中开始为藏书之所思虑良久:“凡事预则立,书之成虽尚需时日,而贮书之所,则不可不宿购。”于是,他想到了江南藏书名楼天一阁,想到了明末北京故宫中毁于战火的文渊阁,那一瞬间,他好像寻找到了答案。公元1775年,文渊阁在北京故宫动工兴建,次年完工。

  1790年,乾隆圣旨中说:“俟贮阁全书排架齐集后,谕令该省士子,有愿读中秘书者,许其呈明到阁抄阅,但不得任其私自携归,以致稍有遗失。”在文汇阁存世的70余年里,一位位士子出出进进文汇阁,汲取精华,传承文化。从进步意义上说,文汇阁内的各种书籍就像一粒粒种子,在江南的文化大地开花结果。

  圆明园内的这座藏书楼名为文源阁,始建于1774年秋,次年春天完工,乾隆皇帝将《四库全书》第三抄写本藏于此。

  文源阁位于圆明园的西北方向,南邻清澈见底、山鸟空鸣的水木明瑟,西邻青翠摇曵,黄莺飞舞的柳浪闻莺,楼上匾额为乾隆题写的“汲古观澜”。楼前一汪池水碧波荡漾,水中立有造型别致,巧夺天工的太湖石,名“石玲峰”。画家金勋在《圆明园文献资料》中深情描述:“玲珑透体,环孔众多,正体为黑灰色,如墨云翻卷上冲。以手扣之,其音如铜……”每每读至于此,我常常浮想联翩,那该是何等的神奇曼妙呀!

  阁楼仿“天一阁”,”1785年,文渊阁内的《四库全书》开始了漂泊辗转的生活,在郁郁丛草中向每一个经过它身边的人讲述着昨天的故事。楼后山崖奇崛,在金碧辉煌的故宫中显得极为别致,太平天国将领罗大纲猛攻镇江。

  清朝入主中原后,逐渐接受了儒家传统文化,乾隆皇帝在公元1773年下令编纂《四库全书》。书未成之际,乾隆已在心中开始为藏书之所思虑良久:“凡事预则立,书之成虽尚需时日,而贮书之所,则不可不宿购。”于是,他想到了江南藏书名楼天一阁,想到了明末北京故宫中毁于战火的文渊阁,那一瞬间,他好像寻找到了答案。公元1775年,文渊阁在北京故宫动工兴建,次年完工。

  因自此寻津。辛亥革命爆发,如今,文渊阁内的《四库全书》开始了漂泊辗转的生活,1954年,藏书楼面临长江,最终化为灰烬。文溯阁落入日本人手中。据历史记载,因为藏书最怕失火。抚摸着岁月斑驳的印痕,“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沦陷,他们像一群狰狞残暴的野兽。

  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军攻克杭州,文澜阁与军营无异,这些士兵没有心思保护这座建筑和所藏之书,大量图书散佚。面对国宝的危殆局面,藏书家丁申、丁丙兄弟挺身而出,在断砖残瓦间,在街巷人家中不惜重金寻觅国宝。对一些损毁的藏书倾力补抄。集多年之力,补到了34796种图书。后浙江图书馆馆长钱恂、继任张宗祥又历时7年补抄,史称“乙卯补抄”和“癸亥补抄”。两次补抄完整后的《四库全书》集中了全国藏书楼的精华所在,是所存于世版本当中最好的一部。

  1861年11月25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奋笔疾书,愤怒地写道:“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在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

  1949年后,文澜阁得到多次修缮,《四库全书》也在新时代焕发了光彩,成为一笔永恒的珍贵文化遗产。

  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闯入圆明园,面对“恍如月宫”的万园之园,他们像一群狰狞残暴的野兽,在园内大肆掠夺,四处焚烧,黑色的烟雾遮蔽了北京城的夜空,文源阁与它所珍藏的《四库全书》不能幸免于难,最终化为灰烬。这是人类文化史上的一次浩劫。

  文溯阁有“溯涧求本”之意。乾隆在《文溯阁记》中说:“四阁之名,皆冠以文,而若渊、若源、若津、若溯,皆从水以立意”。

  这位老人就是雨果,他矛头所指向的是1860年英法联军在北京犯下的滔天罪恶——火烧圆明园。染红夜空的大火不仅仅是民族之痛,更是世界文化史上的一场浩劫。就在这场浩劫中,一座藏书楼也在烈焰冲天中化为断砖残瓦。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润农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润农新闻网,转载请必须注明中润农新闻网,http://www.nyjjchina.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P2P网贷清退潮继续全民外贸新模式成投资主流

P2P网贷清退潮继续全民外贸新模式成投资主流



返回首页